您当前的位置 : 每日甘肃网  >  武威  >  武威市

佛光东渐第一站 译经弘传大码头 ——凉州佛教文化印象

 2019/08/09/ 18:18 来源:武威日报

  本报记者 李林山

  古天竺佛教文化,越过高耸入云的葱岭,沿着昆仑山南麓传播,进入河西走廊,在凉州首先得到文化与生态的加速度,佛教文化的内涵与外延开始得以饱满,佛教中国化的方向正式得以确立。无数在凉州弘传佛法的高僧,携带经卷,行走在中原和江左的道路上,开创道场,翻译梵经,成就了“南朝四百八十寺”的文化景观。鸠摩罗什、昙无谶、佛陀耶舍等域外高僧以及智严、宝云、沮渠京声等凉州名僧,他们的译经活动,创造了多项中华第一,凉州由此成为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文化高支点和大码头,影响并促进了佛教中国化的步伐。

  凉土译经

  “永嘉中,血没腕,唯有凉州倚柱观”。这是四世纪前叶,北方流行一时的童谣。中原上空飘荡的血腥,卷到前凉的黄河东岸时,被静谧的水流洗涤一空。黄河北岸,远到玉门关,远达西域的海头,儒家的私塾里书声朗朗,祁连山麓的岩洞或庙宇里,峨冠博带的中原遗老在讲学,袈裟佛珠的僧人在检对梵华的经卷,而东西的商旅组团穿行在绿洲和沙漠之间。373年,在中原失踪91年的《光赞般若经》,被从天竺取经归来,路过凉州歇脚的东晋僧人慧常、进行、慧辩意外发现,他们抄写了一本携至东晋,江南震动。377年,“东方圣人”道安被前秦从襄阳通过战争掠至长安,安置在五重寺。打开府库,道安发现了从前凉掠夺而来的经卷堆积如山,他如获至宝。这批中国最先积淀的珍贵的佛学遗产,均出自凉州。

  自西汉开始,到了十六国时期,凉州的梵经、胡经、抄经、译本存贮量数量惊人,举国无匹。凉州不但是名副其实的佛光东渐第一站,更是译经弘传大码头。

  史不绝书的“凉土译经”,是中华佛教史上的嘉话,它是佛教早期传入中华时,译经规模宏大、译经数量较多、翻译家比较集中的佛经翻译活动。从特指的凉土地理意义上分,凉土译经主要经过了前凉异经期、前凉张天锡末年期、北凉期三个相对集中的规模翻译时期;从凉州籍翻译家或寓凉翻译家住锡道场上分,凉土译经活动又主要分为凉州道场、关中道场、江南道场三个翻译圈;从翻译的佛经内容上分,凉土译经属于“阿含部”的有《长阿含》《中阿含经》《增一阿含经》等。“毗昙部”有《杂阿毗昙心》《阿毗昙毗婆娑论》等。“本缘部”有《悲华经》《佛所行赞》《出曜经》等。“般若部”有《光赞经》《般若波罗密多心经》等。“法华部”有《正法华经》《佛说法华三昧经》等。“华严部”有《渐备一切智德经》《度世品经》等。“宝积部”有《密迹金刚力土经》《大方广三戒经》等。“涅槃部”有《大般涅槃经》《佛说方等般泥洹经》等。“大集部”有《大方等大集经》《佛说无言童子经》等。“经集部”有《佛说阳神咒经》《佛说弥勒下生经》等。“密教部”有《大方等陀罗尼经》《诸星母陀罗尼经》等。“律部”有《四分律》《菩萨戒本》《比丘尼大戒》等。“中观部”有《大丈夫论》等。“瑜加部”有《菩萨地持经》等。“论集部”有《摄大乘论》等。

  《出三藏记集》对凉土译经的数量做了统计,“从张轨永宁元年辛酉,至天锡咸安六年丙子,凡经八主、七十六年。外国优婆塞一人译经四部、合六卷”。“自蒙逊永安元年辛丑,至茂虔承和七年己卯,凡经二主、三十九年。缁素九人所出经律论等并新旧集失译诸经,总八十二部、合三百一十一卷。”另外,统计有《凉土异经录》翻译的佛经数量“四十七部、四十九卷”。《长房录》中载有“五部”,僧祐在充分考据基础上又辑出“七部、一十四卷”,总共“五十九部”。因此,仅凉州城中翻译出的佛经总数就有一百四十五部。

  名僧如云

  373年,凉州姑臧城正听堂后湛露轩,成立了国家性质的译经场所,这在中国佛教文化史上属于首例。月支优婆塞支施仑坐在经案的最前面,手执梵本,担任主译。他的座位旁边,陈列几十张经案,坐着二百多名高僧,承担助译工作。负责日常差办工作的“受者”,是常侍、西海人赵肃,会水令马亦,内侍来恭政。前凉国王张天锡亲自抄写。

  《魏书·释老传》记载:“凉州自张轨后,世信佛教。敦煌地接西域,道俗交得其旧式,村坞相属,多有塔寺。”抄写佛经,在古代武威是一个很流行的行业,俗称“经生”。“经生”是古代书法艺术的民间传承人,长期练就一手好书法,他们的墨迹留存至今的不少。其中,抄写于前凉升平十二年(368年)前的《法句经》写经,是国内珍藏史上最早的佛经写本。凉州“经生”王相高抄写于后凉麟嘉五年(393年)六月九日的《佛说维摩诘所说经》,是历史上实名书法家遗存书法真迹字数最多的作品。这两件抄经作品,以其高超的书法艺术价值,跻身中国书画国宝行列,创下了两项“中国第一”。

  385年9月,鸠摩罗什随吕光大军到达凉州姑臧城,因苻坚败亡,吕光割据凉州,建立后凉国。从此,鸠摩罗什在凉州驻锡十七年之久,一面学习汉语音韵、语法,并博读汉晋赋文,一面搜集梵胡佛经,专心研修佛籍。鸠摩罗什在凉州所著的《通韵》,楔中梵华互译时的一个难点。梵文没有ou双元音,鸠摩罗什做了巧妙的传译,梵音作“鲁”时,鸠摩罗什译为“留”,梵音作“卢”时,鸠摩罗什译作“楼”,这一译法后来成了历代译家遵循的“鸠摩罗什鲁留卢楼为首”的定律。凉州是鸠摩罗什在中原地区驻锡时间最长、受“史不绝书”的五凉文化影响最深刻、搜集梵胡佛经最多、为长安译经准备翻译条件最充足的地方。现存的鸠摩罗什寺塔是鸠摩罗什惟一的一颗舌舍利的存贮地,是全世界惟一以鸠摩罗什命名的城标性的塔寺。

  414年至421年10月23日,古印度僧人昙无谶在凉州城翻译出了中国佛学史上光彩夺目的《大般涅槃经》。这是该经传至中国后第一个相对完整的汉文译本,“富于文藻,辞制华密”,有利地佐证了凉州是佛教传入中国第一站的观点。昙无谶译出的《大般涅槃经》,是大乘佛法的根本经典之一。中心内容讲佛身常在,涅槃常乐,一切众生悉有佛性等大乘思想。译本传入中原后,人们将其视作“佛说的最高阶段”。由于《大般涅槃经》的崇高地位,后世讲习此经之风不衰。

  《法苑珠林》等记载,慧达大师,俗姓刘,名萨诃。390年至397年,慧达大师先后在江南建业、丹阳、会稽、吴郡等地云游巡礼,是中华佛舍利发现第一人。此后,慧达大师振衣西来,于399年进入凉州地界,欲访姑臧阿育王塔,隐居七里涧数月,晨昏向西敬拜,数见舍利金光祥瑞。此后,他在凉州番和御山发出著名的御山石佛预言。

  释慧皎《高僧传》中,介绍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凉州籍名僧11人,介绍曾经在凉州寓居的西方高僧20多人,这些僧人都是古代佛教文化史上有突出地位和重大影响的历史人物。道光《凉州佛寺志》介绍,元代以来,有萨班、八思巴、噶玛巴西等藏传佛教高僧28人在凉州生活或弘扬佛法。

  西天取经

  晋代名僧法显在《佛国记》中描写,399年秋,法显等人进入河西走廊,准备前往天竺拜佛取经。在张掖的山道上,遇到了五个同样去天竺取经的凉州僧人,一个叫智严,一个叫宝云,还有慧简、僧绍、僧景。于是,他们结伙西去,历经千辛万苦,到达了北天竺。后凉时期,凉州五位僧人参与的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、最早的这次取经活动,比唐僧取经要早二百多年。

  中国历史上惟一两度取经的僧人,就是凉州名僧智严。 407年,智严独自从北天竺归国,途中遇到佛驮跋陀罗,二人从海路回到山东。此后,智严在建康东郊建枳园寺居住修行,翻译佛经10部、31卷。晚年,他乘船跨海到天竺国第二次取经,走到罽宾国时,无疾而终。元嘉年间,凉州又有八位僧人再次西天取经,《出三藏记集》卷9记载:凉州八僧人“结志游方,远寻经典”,在于阗大寺遇到五年一度的佛教集结,这里“三藏诸学、各弘法宝,说经讲律,依业而教”,凉州八僧人“随缘分听,于是竞习胡音,析以汉义,精思通译,各书所闻。还至高昌乃集为一部。既而越流沙,赍凉州。”

  北凉国有位历史上著名的佛经翻译家,他就是北凉国国王沮渠蒙逊的堂弟沮渠京声,官至安阳侯。沮渠京声早在少年时代,就独自一人逃离王宫前往西天取经。他取经的时间比法显等人稍晚些,约在404年左右。这位侯爷西度流沙至于阇,在那里的衢摩帝大寺巧遇印度著名学者佛陀斯那,并向其请教道义,佛陀斯那赠送梵文《禅要秘密治病经》。439年,北凉被北魏所灭,沮渠京声逃出凉州,一路南下,最后被刘宋朝廷迎接至南京。在南京,他先后翻译出了《佛说观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》《谏王经》》《中阴经》《观世音观经》等28部佛经。

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凡注有“每日甘肃网讯”或电头为“每日甘肃网讯[XXX报]”的稿件,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“每日甘肃网”,并保留“每日甘肃网”电头。

2、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新闻排行

1   降压供水公告
2  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
3   兰州: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
4  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
5   省食药监局: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
6  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
7   【全国网媒看平凉】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